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历史

清代琉球纪录集辑 (二)

时间:2015-3-7 23:02:34  作者:李景科  来源:  查看:135  评论:0
内容摘要:纵,推日晷远近高下以定里数;舆图幅员,了如指掌。海外弹丸,今见准的;智能量海,功媲指南矣。  琉球始名流虯(「中山世监」云:「隋使羽骑尉朱宽至国,于万涛间见地形如虯龙浮水中,故名),「隋书」始见,则书「流求」;「宋史」因之。「元史」曰「瑠求」。明洪武中,改琉球国,在闽福州正东一千...
纵,推日晷远近高下以定里数;舆图幅员,了如指掌。海外弹丸,今见准的;智能量海,功媲指南矣。
  琉球始名流虯(「中山世监」云:「隋使羽骑尉朱宽至国,于万涛间见地形如虯龙浮水中,故名),「隋书」始见,则书「流求」;「宋史」因之。「元史」曰「瑠求」。明洪武中,改琉球国,在闽福州正东一千七百里,偏南三里。其地形,东西狭,宽处数十里;南北长,四百四十里。自中山首里南至喜屋武边海,紧行一日半;北至国头边海,紧行三日半。明永乐以前,国分为三:曰中山、曰山南、曰山北。宣德时,并为一;分为三省:中山为中头省,属府十四;山南为岛窟(一作尻)省,属府十二;山北为国头省,属府九。府,土名「间切」;所属皆称「村头」,土名「毋喇」。国中亦有五岳:辨岳在中山,八头岳在山南,佳楚岳、名护岳、恩纳岳在山北——比他山为高。佳楚岳尤峻,为琉球第一峰云。
  首里王宫所在,不称「间切」,属村县二十一。
  中山省:
  泊(在首里西五里。有泊山;有泊桥,跨海:亦名高桥村。前有泊津,西流入海),属村县二。
  那霸(在首里西十里那霸江港口,有南北炮台并峙。海门旁,有巨石当中流,名马加四围。皆铁板沙,沙坚如铁;其平如板,板面嵌空槎牙:沿海皆是。潮长沙没〈汐上女下〉,舟误触,无完者:故国人恃为金汤。南北炮台,皆从江口跨入海中,蛎石筑成长堤,蜿蜒半里许。北炮台堤,中作桥门三,以通潮。南炮台堤,中有番字石碑一,额题曰「了揽新森城」,碑文「嘉靖三十三年国王尚清时立」,余皆番字;石颇剥蚀。又有一石,上题一「梵」字,下小字云书「法华经」,一石一字。炮台石工甚整,皆于康熙五十三年新修。大夫蔡温有碑文,记其修筑始末;立北堤上。北炮台堤中临海寺门外,有重修临海桥旧碑文,康熙三十五年(丙子)立,大夫程顺则撰文),属村县六。
  久米(在那霸),有东门村、西门村、北门村、南门村。
  真和志(在首里西五里),属村县十二。
  南风原(在首里南七里),属村县七。
  东风平(在首里南二十五里。属中山省,地在山南界中),属村县九。
  西原(在首里东七里),属村县十六。
  浦添(在首里东三十里),属村县十一。
  宜野湾(在首里东三十里),属村县十二。
  中城(在首里东四十里。有姑场岳。此处人物俊秀,能诗善画;常为王孙釆地),属村县十九。
  北榖(亦称北溪,在首里北四十里。此府多稻田),属村县十二。
  读榖山(在首里东六十里),属村县十二。
  胜连(在首里东北六十里),属村县十。
  与那城(在首里东北五十里),属村县六。
  越来(在首里北五十里),属村县十。
  美里(在首里北六十里),属村县十八。
  具志川(在首里东六十里),属村县十五(以上中山省间切十四。久米在那霸,不入间切;自泊以下至具志川,为十四)。
  山南省:
  大里(在首里南二十里),属村县十七。
  玉城(在首里南四十里),属村县十一。
  丰见城(在首里南十五里。山南王弟汪应祖故城。国中祈雨,例在丰见城),属村县十七。
  小禄(在首里南二十里),属村县十。
  兼城(亦曰金城,在首里西南三十里),属村县十。
  高岭(土名多嘉岭,在首里西南三十里。山南王故城,名大里城。城下有惠泉,又有芳泉。有大里桥,旧石桥,水门三;今架木为之。山南子孙那姓。高岭东北有八头岳),属村县五。
  佐敷(亦称佐铺,在首里南二十里。有苏姑那岳),属村县八。
  知念(在首里南三十里),属村县十。
  具志头(在首里南三十里),属村县六。
  麻(亦作摩)文仁(在首里南四十里),属村县五。
  真壁(在首里南四十里),属村县八。
  喜屋武(在首里南四十里。为国中极南,沿海边上),属村县五(以上山南省间切十二)。
  山北省:
  金武(在首里东北九十里),属村县五。
  恩纳(在首里北一百里),属村县九。
  名护(在首里北一百五十里),属村县九。
  久志(在首里北一百五十里),属村县十一。
  羽地(在首里北一百七十里),属村县六。
  今归仁(在首里北二百里。在佳楚山,一名宇胜岳;最高,为中山第一峰。山下有水,西南流为大荣川),属村县十一。
  本部(在首里北三百里),属村县七。
  大宜味(在首里东北三百里),属村县五。
  国头(在首里东北三百十里。尚元王病,国头按司马顺德祈代死,果死;王疾有瘳。至今其子孙世荫为国头领主),属村县四(以上山北省间切九)。
  琉球旧无地图,前「使录」云:『周围可五、六千里,东西长、南北狭』;皆意揣也。葆光咨访五、六月,又与大夫蔡温遍游中山、山南诸胜,登高四眺,东西皆见海。本国里数,皆以中国十里为一里。今皆以中国里数定之,乃南北长,四百四十里;东西狭,无过数十里而已。
  琉球属岛三十六,水程南北三千里,东西六百里;远近环列。各岛语言,惟姑米、叶璧与中山为近,余皆不相通。择其岛能中山语者,给黄帽,令为酋长。又遣黄帽官莅治之,名奉行官——亦名监抚;使岁易人。土人称之曰亲云上。听其狱讼,征其赋税。小岛各一员,马齿山二员,太平山、八重山、大岛各三员,惟巴麻(中山读间字音,同麻;华言山也。下仿此)、伊计、椅山、硫磺山四岛不设员。诸岛无文字,皆奉中山国书。我皇上声教远布,各岛渐通中国字、购蓄中国书籍,有能读「上谕十六条」及能诗者矣。
  东四岛:
  姑达佳(译为久高),在中山东一百四十五里。产赤秔米、黄小米、海带菜、龙虾、五色鱼、佳苏鱼。佳苏鱼,本名黑馒鱼,大者长八、九尺,围尺许;割其肉为腊。各岛多有产此者。良山多螺石。
  津奇奴(译为津坚),在中山东三十五里。
  巴麻(译为滨岛),南北二岛;在中山东三十五里。
  伊计,在中山三十五里。以上三岛,其所产同姑达佳,皆多鱼。(此四岛,语言颇相近)。
  正西三岛:
  马齿二山,在中山正西一百三十里。东马齿山,大小五岛。产牛、马、粟、布、文贝螺、怪石。西马齿山,大小四岛。有座间、味渡、嘉敷等间切。西山尤硗瘠,罪人多流此。人多黑色,善渔;能泅水深没,久久乃出。海中产海松,山人能泅水取之。姑达佳、津奇奴亦有海松;马齿产者色久不退,为良产。鱼螺山,多鹿。近姑米山,有姑巴汛麻山,亦多鹿;无人居。
  姑米山,在马齿山西,去中山四百八十里。有安河、具志川、仲里二间切。由闽中至国,必鍼取此山为准。封舟行海中第七日,有小黑鱼点点浮水面;接封使臣云:『此出姑米山下,名墨鱼』山形势雄拔,产五谷及土棉、茧紬、白纸、腊烛、螺、鱼等物;山多鸡、豚、牛、马。
  西北五岛:
  度那奇山(译曰渡名喜岛),近姑米山。山多牛。
  安根〈山尼〉山(译曰粟国岛),又为安护仁;与度那奇俱近姑米。语言亦与姑米相类。山产铁树,比他处生者良。山多豕。
  椅山,亦曰椅世麻、亦曰伊江岛;中山、北山之间一小石山。四围黄沙,潮涨隔半里许;水退,可徒涉至山上。有稻田,产黍、稷、豆、麦,民颇富饶。
  叶壁山,土名伊平屋岛;在中山西北三百里。产米,最佳;亦有麦、稷、粱、豆、棉花、蕉丝、海胆、毛鱼等物。中有一山,宛转如龙,尚圆王祖茔所在。
  硫磺山,又名黑岛山;多鸟,亦名鸟岛。在中山西北三百五十里,与姑米山南北相峙。山无草木,置采硫磺户四十余家,岁遗米廪食之。统二酋长,泊府官遥领之。其人为硫磺气薰灼,目皆如羊,不精明相。近有灰堆山、尤家埠、移山奥。
  东北八岛:
  由论,在中山东北五百里。产芭蕉,结蕉实;多樫木。
  永良部(讹为伊阑埠),在中山东北五百五十里。属有温镇。
  度姑(译曰德岛),在中山东北六百里。
  由吕,在度姑东北三十八里。
  乌奇奴,在度姑东北四十里。
  佳奇吕麻,在中山东北七百七十一里。
  大岛,土名乌父世麻;在度姑东北,去中山八百里,水行三日可达。其岛长一百三十里,分七间切;有西间切、东间切及笠利、名濑、屋喜、住田、古见等间切,分属二百余村县。其岛无孔庙,有「四书」、「五经」、「唐诗」等书。自称小琉球,大酋长十二员、小酋一百六十余员。产米、粟、麦、豆、薯、木棉、芭蕉、红棕、黑棕、栌(子可榨油)、罗汉松(即樫木)、桑、竹,畜有牛、马、羊、犬、猪、鸡(无鹅)。
  野兽有山猪、兔,鸟有鸳鸯、鴈、鹜、鹰、野鸭、鹭、青鸠、雀、鸦(无鹊);海鲜有草鱣鱼、海爪(蛏类),果有槠子;烧酒、米肌、黑糖、苏铁等物皆有之。有清水山、菊花山、永明山。岛北一里许,有大石如圆柱,广一里,名赤濑;纯紫色,无人居。
  奇界,亦名鬼界;去中山九百里,为琉球东北最远之界。人以手食,多黑色。产樫木为良(以上八岛,国人称之皆曰乌父世麻;此外,即为土噶喇、七岛矣)。
  南七岛:
  太平山,一名麻姑山(始为宫古,后为迷姑;今为麻姑),在中山南二十里。有筑山,甚高;土名七姑山。上有碧于亭。用艮寅鍼,至中山那霸港。福建至太平山,自东涌开洋至钓鱼台,北风用单卯并乙辰鍼可达。山周围五、六十里,颇富饶;产畜五谷,牛、马甚多。出棉布、麻布、草蓆、红酒(名太平酒)。每年五月归,贡税于中山。
  伊奇麻(译曰伊喜间),在太平山东南。
  伊良保,在太平山西南。
  姑李麻(译曰古里间),在太平山正西。
  达喇麻,在太平山正西。
  面那,在太平山西南。
  鸟噶弥,在太平山西北(以上皆属太平山,国人称之皆曰太平山)。
  西南九岛:
  八重山,一名北木山,土名彝师加纪,又名爷马;在太平山西南四十里,去中山二千四百里。由福建台湾彭家山用乙辰鍼,至八重山。明洪武中,中山王察度始通中朝时,二大岛来贡于中山——即八重山、太平山也。山较太平尤饶给,多樫木、黑木、黄木、赤木、草蓆;产牛、马、螺石,出麻布、棉布、海参、红酒(名密林酒)、五谷、〈王车〉〈王渠〉、玳瑁、珊瑚、羊肚、松纹、海芝、海松、海柏等石。每年五、六月,与太平山来贡于中山。
  乌巴麻二岛(译曰宇波间),在八重山西南。
  巴度麻(译曰波渡间),在八重山西南。
  由那姑呢,在八重山西南(以上四岛,皆近台湾)。
  姑弥,在八重山西;较他岛为大。
  达奇度奴(译为富武),在八重山西姑弥东。
  姑吕世麻(译为久里岛),在八重山西少北。
  阿喇姑斯古(译曰新城),在八重山西。
  巴梯吕麻(译曰波照间),在八重山极西北(以上八岛,俱属八重山,国人称之皆曰八重山;此琉球极西南属界也)。
  三十六岛,「前录」未见;惟张学礼「记」云:『赐三十六姓,教化三十六岛』;其岛名、产物,则未之及也。今从国王所请,示地图;王命紫金大夫程顺则为图径丈有奇,东南西北方位略定。然但注三十六岛土名而已;其水程之远近、土产之硗瘠、有司受事之定制,则俱未详焉。
  中山山岳、寺院及游者惟首里、那霸数处,略记如后:
  临海寺,在北炮台长堤之中;为国王祈报所。门东向,佛堂面南三楹,面东板阁一间。石垣四周,潮至墙下。僧名盛满。寺旧名定海,前使汪有「临海寺」隶书匾。有钟,天顺三年铸。
  奥山龙渡寺,在炮台西水中小土山。潮至,弥漫数十里;潮退,则平沙浅水,不胜舟楫。山旧为蛇窟,僧心海始辟之,蛇相率渡水避去;筑堤截潮,引泉种松。构屋五、六楹,前方沼中小亭二所。遍地植佛桑、凤尾蕉等,颇可憩玩。山东有小尖阜,名鹤头山。潮至板敷宇平等湖,渔舟夕照为那霸近所第一胜处。
  辻山,在临海寺西,对港相望。「辻」字一字两音,国人读为「失汁山」,「汪记」讹为青芝山。小石阜沿海下,皆茔墓。
  波上,在辻山东北,一名石笋崖。山下海中,生石芝。沿海多浮石,嵌空玲珑。白色山头,石垣四周;垣后可望海。垣内板阁离立三楹,扃钥无僧;下有平堂三楹。波上东北沿海中有山名雪崎,下有洞;雪崎东北有小石山空洞,名龟山(海滩拳石二,非末吉之龟山也)。
  护国寺,在波上山坡之中,国王祈祷所。僧名赖盛。汪使有匾曰「护国寺」;旧名安禅寺,亦名海山寺,亦名三光院。佛龛中有神,手剑而坐,名曰「不动」;或曰火神也。殿下有钟,景泰七年(丙子)铸;铭文与天妃宫同。西面庭中,蕉石扶疏,颇有致。
  天尊庙,在护国寺下,供玉皇。有钟,为景泰七年(丙子)九月二十二铸;铭文与天妃宫同。
  广严寺,在天尊庙下。左右皆村居。佛宇数椽,庭中翦桧及黄杨为玩;系新建。
  西福寺,在泉崎桥之东曲径中。门前黄杨夹路作屏,两行翦剔使平,而方数十步许。僧舍一区,屋后有松冈甚茂;松根出土,蜿蜒如龙。相近有东寿寺,门前亦以黄杨作屏。
  东禅寺,在久米东北,圆觉寺下院也。相近有清泰寺,皆止三、四楹小寺也。那霸惟此二寺及广严寺系禅僧,余俱真言教。
  善兴寺,在使馆曲巷中,倚山崇基。「汪录」云:『斗室丈阶,花木颇清幽』。今已废,有屋一椽而已。宣德中,册使柴山三到琉球,曾建大安禅寺、千佛阁;明夏子阳「录」中载其记二篇』。今皆莫知其处(护国寺,旧名安禅寺,或即所建;问国人,皆不知。以上在那霸)。
  天久山,在泊村西北沿海,与波上雪崎相望。下有圣现寺,石墙四围,方十余亩;中屋一区,墙外老松十余株。有天久洞,洞前观音阁一座,扃钥无僧。沿海东行,大石离立;或方、或圆,侧倚层岩之上下作崖洞,颇奇。更里许,有水西流入海,名泊津。
  神德寺,在崇元寺东。由八幡桥石桥西北行,有八幡宫,南向;尚德王所建,供八幡菩萨——即大士也。下为神德寺,寺门东向;中供不动神,与护国寺同(以上在泊村)。
  城岳,一名灵岳。汪使「旧录」云:『有板屋一区』;今已尽废。惟丛灌一林,密筱攅蕉。以石为神,浇酒祈福、渡海报赛处。前古松数百株,亭立。前地少洼,四山皆松。东三十余步,有泉名「旺泉」;从石溜出注潭中,涓涓不绝。泉上老松三株,偃挺尤奇。东望有壶家山,瓦屋数区,为国中陶处(以上在真和志)。
  东苑,在崎山。王宫以南一带石山,皆名崎山;石状甚奇。苑门西向,入门茵草遍地。板亭南面,二间。更进有屋三间,面南。屋上有「潮音应世」匾额,为天启五年诏使指挥同知萧崇基所书。亭东土阜一邱,形如覆盂,颇高竦;「汪录」云是「雩坛」。更进少屈,南下西转,山岩下有石狮、石虎尚存。激溜养鱼处,皆已废撤。南面,皆山南平田。东行,登小板阁——即望仙阁也;匾已失去,葆光为重书之。阁中有小龛,以香木为柱,气如桂;皮作薄板,刻空作字,大小参差。阁后有小佛堂,匾名「能仁堂」。南面出佛堂,东过小竹桥登阜,正东见林木丛茂为佐敷,中隔海港。少西,见小山,林木郁然,即辨岳也。南北望,皆见海。中山之东属岛姑达佳(译为久高),前使汪楫为国王题「东苑」匾;今已失去。题东苑八景,有「久高」、「朝旭」、「识名」、「积翠」等八景;此为国苑,制甚简朴云。
  龟山,在末吉村;土称末吉山。山在中山之北,重冈环绕。山半有木亭,前后二楹。南望见海,林木郁然,为第一胜处。山下有万寿寺,寺中有察度旧影;万历三十八年毁,今再毁。末吉有社坛。
  圆觉寺,在王宫之北久庆门外,国王本宗香火所在。规模宏敞,为诸寺之冠。寺门西向,门前方沼数亩,四围林木攒郁。沼中种莲,中有一亭;有观莲桥,供辨才、天女,名天女堂。池名圆监池,亦名辨才天池;辨才、天女,云即中国斗姥也。架桥通之,名天女桥。更西有龙潭桥,亦名龙渊桥。入寺,佛殿七间,极高丽。殿右广庭中有古松,云已二百余年,高不四、五尺,青葱正茂;名古松岭,亦名神木香积厨。后有井泉,名石冷泉。方丈前,名蓬莱庭。钟楼南,有杂华园,国人称圆觉寺。中有八景寺,系尚真王时始建。寺前土阜上有碑,弘治十一年立,三山许天锡撰。
  天王寺,在圆觉寺东北。门前临溪,有古松四株。寺东有天王桥。堂上佛龛供佛,手持七星轮及刃,曰金刚也。堂西老松最奇。一钟为景泰七年(丙子)铸,上刻「天龙寺钟」。寺在浦添,寺钟有二,移其一于此。僧名得髓。
  天界寺,在欢会门外道南。寺门北向。入寺西南石室,高丈许方广,中山王茔也。尚圆以来,诸王皆葬于此。寺有钟,成化己丑年铸;考铭文,本相国寺钟也。寺西又有安国寺,国中案牍皆储此寺中。
  仙江院,在天王寺之右。前使汪「录」云:『行荒榛中,门户萧然。僧宗实能诗,颇学元僧白云集体』。今宗实尚存,年六十九;改字际外,称「球阳大和尚」。
  万松院,今改名莲华院;在天王寺之南。翦黄杨作径,两旁篱屏颇整。寺中方庭中有小土山,翦松树数株,蟠屈有致。汪使「旧录」称「万松院僧不羁与天王寺僧瘦梅及宗实相倡和」;今瘦梅、不羁皆化去。不羁徒二人:一曰德叟,今在莲华院。一曰元仁,字东峰;别开院于北山名护岳上,仍名万松院,年五十余,亦能诗。
  兴禅寺,在圆觉寺北小径中。寺甚小,庭中黄杨、松、桂甚多。僧了道,旧时圆觉寺国师喝三之徒;能诗。
  广德寺,在莲华院之南。寺亦甚小,花木颇丽。东望山椒林麓,郁然如深山。僧名灵源,弟子名笑崖。相近有建善寺,有僧兰田,能诗。
  石虎山天庆院,僧梁天名智津,亦能诗。山在赤平村。
  万岁岭,在万松岭东大道之北。石碑立阜(以上在首里)。
  官制品级,略彷中国,分为正、从九等;大僚重职,亦有加官协理。大小官,皆领地方为釆地。王弟、王叔、国相,皆称某地王子;领一府者,称某地按司(旧制:每府一按司莅治之,权重兵争。尚真王改制,令聚居首里,遥领其地。岁遣察侍纪官一员知其府事,岁终上其成于按司)。王舅、法司及紫巾官,称某地亲方。三品以下黄帽官,皆称某地亲云上;未有地方者,称某里之子亲云上、或称某筑登之亲云上。从六品叙德郎、从七品叙功郎,皆称某椗亲云上。八品红帽官,称某里之子;领地方者,称某地里主。九品红帽官,称筑登之。未入流,称某子:皆不称姓名也。
  冠服,国王侧翅乌纱帽,盘金朱缨,龙头金簪;蟒袍,带用犀角、白玉,皆如前明赐衣制。王妃,凤头金簪。宫人亦分为五等,约百人。命妇头簪,皆视其夫品秩。
  正一品,金簪,彩织缎帽,锦带,绿色袍;从同。正二品,金簪,紫绫帽(有功者,赐彩织缎帽),龙蟠黄带(有功者,赐锦带),深青色袍(下至八、九品朝服皆同);从,金花银柱簪,余同。正三品,银簪,黄绫帽,龙蟠黄带;从同。正四品,簪、帽、袍同三品,龙蟠红带;从,同。正五品,簪、帽、袍同三品,杂色花带;从,同。正六、七品,簪、袍同三品,黄绢帽,带同五品;从,同。正八、九品,簪、袍同三品,大红绉纱帽,带同五品;从,同。杂职,簪、袍同三品,红绢帽,带同五品。里长、保长,铜簪,蓝袍,红布帽或绿布帽。廕生、官生,簪、帽、服、带同八品。外有青布帽,百姓头目戴之。
  凡官员外衣,长过身;大带束之腰间,提起三、四寸:令宽博,以便怀纳诸物——纸夹、烟袋皆自贮胸次,以时取用。大僚、幼童,无不皆尔。贱役执事,则反结其袖于脊上。幼童,衣袖胁下令穿露三、四寸许;年长,薙顶中发,即缝属之。僧衣,两胁下皆穿;其他皆连衽,无隙漏处。首里人衣,年小者皆用大红为里,外五色紬锦;亦反覆两面着之。官员,紬缎作衣,诸色不禁。每制一衣,须大缎三丈五、六尺,其费殆倍于中国云。
  女人外衣,与男无别。襟皆无带,名之曰衾;披身上,左右手曳襟以行。前「使录」云:『男妇皆无里衣』。今贵官里衣,亦有如中国者。贵家衣襟上,即本色紬纱作鳞比五层状。男衣无是比,甲背后下垂处或作燕尾形。
  寝衣,比身加长其半;有袖及领,厚絮拥之。国人呼衣曰衾,此则衾又如衣也。
  各色锦帽、锦带,本国皆无之,闽中店户另织市与之。本国惟蕉布,则家家有机,无女不能织者;出首里者,文采尤佳。自用,不以交易也。
  国王乌纱帽,双翅侧冲,上向;盘金朱缨结,垂颔下三、四寸许;盖前所赐旧制也。云有皮弁为朝祭之服,而未之见。
  帽,糊纸为骨。帕蒙之式,如僧毘卢帽,中空无顶,绢方幅覆髻之半,口互交。前檐着额处,鳞次七层;后檐十二层。彩织帽以下,紫最贵、黄次之、红又次之,中又以花素为等别;青、绿帽为下。
  片帽,皆以黑色绢为之。漫顶,下檐作六棱,寒时家居帽;医官、乐工及执王宫茶灌之役,薙发如僧者皆戴之。
  笠,多以麦茎为之。亦有皮笠,外加黑漆而朱其里。
  短髻簪,长三、四寸许;已冠,去顶中发者簪之。花头圆柱,亦有方柱、六棱柱。金最贵、金头银柱次之,银又次之;铜为下。
  长簪,长尺余;妇人、幼童大髻者簪之;亦以金、银三品分贵贱。民家女簪,皆以玳瑁。
  衣皆宽博无后,交衽。袖大二、三尺,长不过手指。右襟未作缺势,无衣带;多以蕉布、蕉葛为之,綦文间釆。男女衣皆同呼之曰「衾」。
  大带,长一丈四、五尺,宽六、七寸,蟠腰间三、四围。杂花锦地为贵,大花锦带次之,龙蟠黄地、红地者又次之;下者皆杂色花带。
  袜,或布、或革,短及裸以上;向外,中线开口交系之。近足指处,别作一窦栖,将指以着草靸中。
  靸,以细席草编成。前有一绳,界大指之间,踵曳以行。男女皆着之。
  首里四大姓:向、翁、毛、马。向氏,即国王尚氏之别族,少远则称向以别之,故世世不与王家通婚姻。其本国人与王家婚姻者,惟翁、毛、马三家,世为王舅、法司。今现为法司者三人:马献图、翁自道、向圣〈广外〈羽上食下〉内〉;国丈毛邦秀(今王尚敬之外祖;王妃,则马氏也)。
  久米三十六姓,皆洪、永两朝所赐闽人;至万历中,存者止蔡、陈、梁、金、林五姓。万历三十五年续赐者,阮、毛两姓。每姓子孙,皆不甚繁衍。余寄籍起家,贵显者多有;然非赐姓之旧也。
  国中人入仕宦者,惟首里、泊、那霸、久米四村之人;余皆村户。其略识国字者为酋长,曰掟(土名山巴归);奉文檄,调遣村民任徭役。其次为保长,曰作事者(土名山劈姑),皆任下役;戴青、绿帽,终身为之,不升迁也。
  首里、泊、那霸三村,民曰「仁也」。仕宦子弟未仕,呼为「子」。子薙顶发,陞筑登之,即登仕郎;次名筑登之座,为登仕佐郎。又有名大笔者、副笔者;大官笔者如中国之笔帖式。又有名若笔者,如中国之官生,佐理村县大小诸事,未入仕。其入仕者,授地为筑登之亲云上,以渐升迁至察侍纪官(此为平民子弟入仕之始)。
  世官子弟,呼为里之子,盖言公子也;土名察度奴示(土音读察度二字如「里」字、奴字如「之」字、示字如「子」字)。年小者为内使佐郎,名里之子口;供内役,亲侍从。年过十五至十八,薙顶中发,易小髻,即不复入;授地,为里之子亲云上,以渐升至亲方(此为宦家入仕之始)。
  久米村,皆三十六姓闽中赐籍之家。其子弟之秀者年十五、六岁,取三、四人为秀才;其十三、四不及选者,名若秀才,读书识字。其秀才,每年于十二月试之;出「四书」题,令作诗一首,或八句、或四句。能者,籍名升为副通事;由此渐升至紫金大夫(紫金大夫,亦称曰亲方;此为久米弟子入仕之始)。
  釆地(禄):王叔、王孙、勳旧大臣,皆授一府或二府为釆地;大夫以下有功者、三十六姓世袭者,皆授一县为釆地。初赐者,世其禄,长子承受。其自致爵位所授采地,官已即除。岁收其地所出三分之二——如田一顷出米一百石,耕夫收五十石、禄主收五十石;禄主五十石内有公费、杂派等一十,除此外,实收三十余石,约当三分之二也。鸡、豕、薪樵之数,以米石多少为准;以时取之。其釆地之人来受役者,视官秩为多寡:国相、法司十六人,紫金大夫十一人,紫金官十人,黄帽官四人,红帽官二人;皆月更。
  十一月,录秧皆出水,科秧分艺。大雨时行、雷震发生,蚯蚓鸣,气候如春;北风间作,亦不甚凛冽。十一月下旬,遣加谒者一员、察侍纪官二员分巡各村劝农,月余始归。六月中,大飓屡作,海雨横飞,果实皆落;岁以为常。非收获早毕,必多拔禾之患。故其国秋耕、冬种、春耘、夏收者,一就雨泽之利、一避台飓之害。经年温燠,理宜雨熟;而六月后皆旷田不事者,以此。
  历奉正朔,贡使至京,必候十月朔颁历齎回;及至国,巳踰半年。故国人设司历通事——官秩七品,豫推算,造历应用;历面书云「琉球国司历官谨奉教令,即造选日通书权行国中,以候天朝颁赐官历,共得檩遵」。一王正朔,是千万亿年「尊王归化」之义也。
  冬至、元旦,国王皮弁执珪,先拜岁德(随岁德所在之方向拜之),乃北向遥贺皇上万万岁,三跪、九叩。礼毕,始登殿受百官贺。礼如明制:就班,一揖,跪,三拜,兴;一揖,跪,又三拜,兴;又一揖,礼毕:皆用乐。每月十五日,久米大夫以下朝王,赐茶、酒;本国诸臣,则止赐茶。
  上元,国王登殿受贺;礼同元旦。
  皇上万寿圣诞,王率陪臣北向祝,如元旦礼。
  国王诞日,登殿受贺;礼如上元。各官升迁,俱于此日计功定爵。
  辨岳,行香、国王登位、受封,皆亲祭。每年正月、五月、九月,国王斋戒,举行祭山海及护国神;或遣官行礼。辨岳之神,名祝祝;乃天孙氏第二女也。神墙四周,丛木尤攒密。小门内拒,南向。门外,木亭二所。左旁有小石塔及石灯案,左右各五。入门内,石磴北屈而东,数十阶级。至顶,无所有,石鑪上炷香数十枝而已;此为祭本山神处。本亭前,平地方广,南向见海。东南方有一石鑪,炷香,为祭海神处。国中凡丛木蒙密、短垣四周,有小门内拒者,皆名岳——如中国土地之神;村村皆有之。
  崇元寺、先王庙,春秋二祭,或亲祭、或遣官,三日斋。乐俱用「天孙太平歌」,歌祖宗功德神灵历世绵远之意。
  圆觉寺,本宗香火,有时祭、有月祭(名兰盆祭),三日斋。忌辰,有特祭。朔、望,献茶。天王寺、天界寺,礼同。
  圣庙,春、秋二祭。康熙五十八年正月,紫金大夫程顺则启请祭孔子,用太牢;祭启圣公,用少牢。其爵、帛、粢盛、笾豆之数,具图载之。其祭品,本国所无者,皆以土产代之。祭期前三日,与祭者皆斋戒。前一日,演礼省牲。丁日,王遣紫金大夫丑时祭启圣祠、遣法司官寅时祭圣庙,皆行三跪九叩首、饮福、受胙礼。是年二月,始行此礼。自此以前,以紫金大夫或长史官为主祭,行八拜礼,不行饮福、受胙礼;惟焚楮,不用帛,又无斋戒、省牲:礼似太简。故启请今礼如仪。
  蜡祭,每年五月、六月各地方收获后,举行报赛田神诸礼。「中山世监」云:『古初,未知稼穑;阿摩美久初分,种粟、菽于久高岛(姑达佳)、知念、大川、玉城诸处,春稻秋熟。至今在所,春、夏四度祭神;二月,久高;四月,知念、玉城:是为报本返始之大祭也』。
  请雨,每于十月垦种后,先三日斋,各官皆诣龙王殿及天尊庙拜请;又请龙王神像升龙舟,至丰见城,设雨坛拜请。旱甚,国王亲诣崎山雩坛躬祷,或诣雨城(在玉城村内)躬祷。首里圆觉寺及波上护国寺,皆令僧众人祈祷。
  凡跪拜,皆合掌膜拜,伏地;久之乃起,搓手为敬。妇女拜,先双手左右三拂;膜拜、叩首,与男礼同。见舅姑、尊长始行之,平行无交拜等礼仪也。
  凡拜佛,先膜拜,一叩头、四拜,手九拂;再叩一首,起立,又三十三拂。父兄代病者许愿求神者,共三百三十三拂。
  圣庙,在久米村泉崎桥北门,南向。进大门,庭方广十余亩,上设拜台。正堂三间,夫子像前又设木主,四配各手一经。正中梁上,亦摹御书「万世师表」四大字榜书;前使汪、林各有记书木牌上,立左右。康熙十三年立庙,尚未有学。康熙五十六年,紫金大夫程顺则因学宫未备,取汪、林二公庙记之意,启请建明伦堂;又于堂中近北壁分小三间,奉祀启圣并四配神主。五十七年秋七月起工,冬十月告成。明伦堂左右两庑,蓄经书籍文略备。国王又命紫金大夫程顺则刊刻「圣谕十六条」演义数节,月吉讲之。旧例,以紫金大夫一员司教,每旬三、六、九日诣讲堂稽察诸生勤惰,兼理中国往来贡典并参赞大礼;又于久米内大夫、都通事、秀才诸人中择文理精通者一人为讲解师,又择句读详明者一人为训诂师。讲解师岁廪十二石,设学于启圣祠内,以教通事、秀才之成业者;训诂师岁廪八石,设学于上天妃宫,以教七岁以上之初学者(首里亦有乡塾三所。其外村小吏、百姓之子弟,则以僧为师。皆学国字,有草书、无楷字)。棂星门内,庭中有石碑,大夫程顺则记。顺则又有「庙学纪略」,记建庙兴学颠末并讲解、训诂师姓名甚备。大夫蔡文溥有「中山学校序」;文溥,康熙二十五年入学读书生之一也。
  本朝康熙二十三年,使臣汪楫、林麟焻代题远人向化,求遣子弟入学读书。二十五年,尚贞王遣官生梁成楫、蔡文溥、阮维新入国学读书。二十七年九月,入监;上为特设教习一人——福建郑某教习一年、宁波徐振教习三年,徐振议叙以州同即用。官生三人,皆照都通事例,日给鸡一、肉二斤、茶五钱、腐一斤,椒酱、油菜等俱备。每年春、秋,赐锦缎袍褂、纺丝紬裤各一,凉帽一,靴袜各一双;夏,赐纱袍褂、罗衫裤各一;冬,缎面羊皮袍褂、绵袄裤各一,皮帽、皮靴、绒袜、被褥俱备。从人皆有赐。每月纸墨、朱笔银一两五钱:皆鸿胪寺关给。二十九年,贡使耳目官温允杰、正议大夫金元达到京,国王请遣官生归国;赐宴,各给赏云缎、紬布等物,乘传遣归。
  中山世系:舜天、舜马顺熙、义本,凡三传,共七十三年。英祖、大成、英慈、玉城、西威,凡五传,共九十九年。察度、武宁,凡二传,共五十六年。思绍、尚巴志、尚忠、尚思达、尚金福、尚泰久、尚德,凡七传,共六十四年。尚圆、尚宣威(尚圆之弟,摄国事六阅月)、尚真、尚清、尚元、尚永、尚宁、尚丰、尚贤、尚质(尚贤之弟)、尚真、尚纯(为世子时先卒)、尚益(尚纯之子)、尚敬。
  中山风俗,已见「前录」。兹役久淹,见闻尤核;略为诠次,以备采风。
  正月十六日,男妇俱拜墓。女子于岁初,皆击球为戏。又有板舞戏,横巨板于木桩上,两头下空二、三尺许,二女对立板上,一起一落,就势跃起五、六尺许,不倾跌欹侧也。
  二月,麦穗祭,国中同日祭麦神。此日妇女不作女红,男不事田野(麦、榖四祭皆同)。十二日,花朝;前二日,各家俱浚井,女汲井水洗额,云可免疾病。
  三月三日上巳,家作艾糕相饷遗。官民皆海滨禊饮,又拜节相往来。此月中,同日又祭麦神,谓之「大祭」。
  五月五日,竞渡龙舟三(泊一、那霸一、久米一)。一日至五日,角黍、蒲酒同中国;亦拜节。此月稻穗祭,选吉;同日祭稻神。此祭未行,稻虽登场,不敢入家。明夏册使子阳「使录」云;『国中神有女王者,王宗姊妹之属,世由神选以相代。五谷成时,女王渡海至姑达佳山,采其榖穗成熟者嚼之,各处乃敢获。若未尝先获者,食之即毙。故田间绝无盗采者』。
  六月,稻大祭,选吉;同日祭稻神。又有六月节,国中蒸糯米为饭,家家相饷;此日亦不作女红、不事田野,同上四祭日。此月有月之夜,士民皆拔河争胜。
  七月十五日,盆祭祀先。预于十三日夜,家家列火炬二于大门外,以迎祖神。十五日盆祭后,送神。
  八月,家家拜月。明夏子阳「使录」云:『俗有待月之愿。凡月初三、十八、二十三夜,皆修吉果拜待。初三夜,焚香对月拜;十八夜,焚香立待,待升明而拜,拜毕乃敢坐;二十三日,焚香坐待,待月出则拜:谓可益寿延禧。
  白露,为八月节。先后三日,男女皆闭户,不事事;名「守天孙」。此数日内,如有角口等诸事故,必犯蛇伤。国中蛇九月出,伤人立毙。同日,蒸糯米,交赤小豆为饭,相饷。
  十二月,逢庚子、庚午日,通国皆作糯米糕,粽叶包裹三、四层,和叶蒸食相饷,名曰「鬼饼」。俗传古有鬼出,作此祭之;亦驱傩、禳疫之意。二十四日,送灶。次年正月初五日,始迎灶。
  每月朔、望,家家妇女取瓶罂至炮台汲新潮水,归献灶神或献天妃前石神。
  正、三、五、九——此四月国人名为吉月,妇女相率至沿海雪崎洞中拜水神祈福。
  官吏家有人渡海者,斫木为小舟——长尺许,樯帆俱备;着竿首,立庭中,候风以卜归信。归即撤之(名风旗,亦名五两旗)。
  凡许愿,皆以石为神。凡神岳丛词之所,皆有巨石数处离立,设香鑪,炷香烛于前。烧酒、设牲果酬愿,皆就石献供,不设神像也。「旧录」有女王、女君、辨才天、六臂神之类,盖即君君、祝祝开国诸神;传久异辞,不尽核也。女巫为人祈疾者,曼声呗诵彻夜,无鼓乐。
  通国平民死,葬皆用棺椁(土名曰龛)。官宦有力之家,仪物仿家礼,有详略。会葬者,衣白蕉衫。久米村大夫中,近有从家礼葬,不用浮屠者。
  棺制,比中国棺略小;板厚不过一寸,长四尺五寸。
  墓,皆穴山为之。既窆,垒以石;贵家则磨石方整,亦建拜台。墓门,远望如桥门。更有穴山,葬在层崖之上者。女墓前,挂棕叶片扇、白巾;男墓前,白布笠,立杖,草履、木屐。插花筒、设香炉,则男女墓皆同。
  男女食皆不同器,各设具别食,食余弃之。与客会饮,不各设具;一杯传饮,筋一双着盎间,同用。今其贵官对客,亦效中国同器、分筋饮食;或其居常尚仍旧俗耳。夏子阳「录」云:『居官言事,必具酒二壶,至其家跪而酌之;酌毕,告以所事云』。
  前明疏球人,不薙发,惟不用网巾。万历中,册使谢行人杰——闽之长乐人,母舅某从行,携网巾数百事,至无可售;谢使迟册封礼久不行,云本国既服中华冠带,册封日如陪臣有一不网巾者,册事不举;琉人竞市一空。福建至今相谑强市者,则云「疏球人戴网巾也」。至本朝,始薙顶发。自国王以下,皆遵时制留外发一围,绾小髻于顶之正中;首里与久米人,皆无异。夏子阳「录」云:『首里人髻居偏,久米人髻居中』;今不然也。翦唇上髭令齐者,间有之。
  国中惟三种人,皆薙发如僧。一为医官,名曰五官正;一为王宫执茶役者,名曰宗叟、又名御茶汤,六人;又有司灌园六人:皆全薙发,戴黑色六棱幔顶宽檐帽,名曰片帽。衣外多着短褂一领,比大衣略短二、三尺许,黑色。二种人皆趋役,无时栉发;恐稽时事,故皆使从径省云。
  作屋,皆不甚高,以避海风;去地必三、四尺许,以避地湿。民间作屋,每一间瓦脊四出,如亭子样。瓦如中国〈同瓦〉瓦,极坚厚;非此不能御飓故也。
  无砖墙,每屋四旁皆夹设板为壁。庭院中围墙及外围墙,则用蛎石垒成。首里大家外围墙,磨削一面如切成,极坚整。
  无砖地,多用版阁,高三、四尺许。
  门窗,皆无户枢;上下限,皆刻双沟道,设门扇其中,左右推移以为启闭。
  室中以席裹草,厚寸许,缘以青布;布满室中。入室,必脱三板,故名「脚踏绵」。自王宫以至民间,皆然。
  屋宇,在那霸所见者,皆村中民居。首里所见官戚大家,墙垣栋宇,皆极华整;然亦一行作屋分内外,无层构复室也。惟官署始连楹八、九作大屋,每屋一间柱础多至二十余所。
  屋用樫木作梁柱,坚润细理,千年不蠹。一名罗汉杉,大岛奇界所出尤良,价亦甚贵;作屋一间,费至五百金。故久米大夫家从宦有年,尚多结茅者。首里大家皆以此造屋铺地,久之光润可监。
  壁既用板,无粉墁墙,多用砑花重粉笺,或白色、或白地绿花者糊之。
  竹帘极粗,以细竹全干编之;挂屋檐四周。
  屋中画轴皆短小,不过四、五尺;尾小故也。若首里贵家,长与中国画轴无异。
  屏幅字,或用四扇;例先书一大字于首,如春、夏、秋、冬、仁、义、礼、智之类;下缀诗语三、四行,亦不必与大字相应。
  屋中开轩,多旁向,或东、或西。庭院中设小山石,树黄杨、乌木、桧、松之类;必翦束整齐,或方、或圆,层层有致。茸草如茵,极细软,柔结寸许;连土不散,布满山上下。或置小石池,畜鱼其中;中立小石,石上植铁蕉等小木为玩。
  村径皆极宽洁,多编细叶小竹作屏篱;翦叶令齐,方整缜密:村落皆是。寺院前,或列植黄杨,翦束就方,叶密如墙数十步许。又有树,叶如冬青、六,七生月小白花,香如栀子,极芬烈,土名十里香;亦截作篱屏。将至王宫,夹道数里。
  藏米廪,亦悬地四、五尺,远望如草亭。下施十六柱,柱间空处可通人行;上为版阁。官仓皆如此。村民或数家共为一亭,藏米其中,分日守望。
  室中皆席地坐,无椅桌之用。饮食诸具,皆低小,以便用。
  凡饮食置碗之具,如古俎豆盘器,或方或圆,皆着脚,高五、六寸许。食,罗数具于前。
  烟架一奁中,火鑪一、唾壶一、烟盆一;室中置数具,人前各置一具。王宫制用甚精饰。
  棋局,高尺许,脚二、三寸,面厚七、八寸;极坚重,使不倾侧。黑子,磨黧石为之;白子,磨螺蛤顶骨为之。人皆善奕,谓之「悟棋」。下时,不用四角黑白势子;局终,数空眼多少以定亏嬴,不数实子也。亦有象棋。
  士夫家有一榼,或朱、或黑,渗金间釆,制作甚精。郊饮,各携一具。中四器,置食物;旁置酒壶一、盏一、箸二,诸具略备。民家食榼,或方、或圆,皆作三、四层;刳木为之。
  水火鑪,制用轻简,铜面锡里;一置火、一置水,外作一小木架盛之。下二层,黑漆奁三、四事,中藏茗具。入茶担中,国王令秀才二人值之。客出游,则携以随。
  曲隐几,仿古式,绕身如扇形,高一尺许;加褥其上隐之。
  书架,如镜架,着小坐,高半尺许。席地坐用之。
  大小套枕,中藏数具;客至,则人授一枕。
  茶瓯,色黄(无白地者),描青绿花草;云出土噶喇。其质少粗无花、但作冰纹者,出大岛。
  瓯上造一小木盖,朱黑漆之;下作空心托子:制作颇工。茶瓯颇大,斟茶止二、三分,用果一小块贮匙内;此学中国献茶法也。若国中烹茶法,以茶末杂细粉少许入碗,沸水半瓯,用小竹帚搅数十次,起沫满瓯面为度;以敬客。
  烛灯,木底四方格,上宽下窄;白纸糊之而空其上。施木柄,钉柱上;虽大风,不致灭烛也。王宫内所用皆然。民间灯,多不用烛;以木作灯,四方糊纸高木座,笼油碟其中,置地席上。
  烛,如黄蜡而色黑;国中有油树,取其子榨油为之。
  蕉扇,圆者为日扇,男子用之。妇人用者缺其旁,如缺月状;名月扇。
  摺叠扇,名櫂子扇;即倭扇也。皆单边,无宽边者;粗细不等,有绝佳者。本国官民冬、夏用之,横插大带间以为饰。又有折腰扇,扇骨两截,下合上开;僧人所用。
  团扇,以竹为骨,茧纸糊之,或青、或白;洒金作画。有泥金五华者,名玉团扇;惟王宫中有之。命妇或受赐,始得用之。
  斧、凿,皆类中国。惟锯,用纯铁为之;形如刀,下着柄,列齿口端为用。
  瓶、罂,多类中国。其小异者,茶具、火鑪一二种。
  炊爨锅器,皆有铁者制;亦颇与中国异,或有柄、有提处。夏使「旧录」云:『多用螺壳炊爨』;今不尔。间以大螺壳烹茶者有之。
  笔,用鹿毛为之,短管。比中国笔较短,仅长四寸余。竹管似芦,取其轻细;管之末有番字小帖,笔帽皆有小开处。国人作书,皆不倚桌,或立、或坐;倒卷纸尾,左手箝顿掌中,悬腕书之。以笔蘸墨,则横笔卧卷之。
  纸,以茧为之;有理坚白者,极佳。其黄色质松者,名事宜纸:皆切方幅为用,与高丽茧纸正同。其质厚者染紫色,可为衣;名内用纸。有印花者如锦,极可爱。
  耝犁,皆仿中国,但减从轻小。高田惟仰雨泽;下田层列,引泉下溉。其江湖通潮者,皆卤不可溉,故无桔槔、戽斗诸具。
  机形,坐处窄,外宽,高一尺五、六寸,低着脚仅三、四寸许。机前立竹竿一,下垂,引扣上下。梭长四寸余,如皁角形。器用轻小,席地为便,家家有之;缕蕉丝杂纫织之。
  沿海近港,所见皆用独木小舟,或钓、或施繖网以取小鱼。螺、蛤、蟹、虾、石、海胆随潮下上者,夜候潮落,篝火取之。
  乐器,与中国无异,筝、笛等俱备(无笙)。三弦,柄比中国短三寸余,弹拨惟用食指。
  笛曲,有「青山曲」(即中国银绞丝「五更转」也)、「落鷢曲」、「乐平曲」。
  「太平歌」乃神曲,每击小铜点起调;一人先唱,下乃齐声和之。
  前使张学礼「记」云:『国王遣子婿于从客某所学琴』;今已失传。国中无琴,但有琴谱;国王遣那霸官毛光弼于从客福州陈利州处学琴,三、四月习数曲,并请留琴一具;从之。
  市易之所,「旧录」云:『向在天使馆东天妃宫前平地上,后徙马市街』。今市集移在辻山沿海坡上,早晚两集。市集无男人,俱女为市。所市物,惟鱼、虾、番薯、豆腐、木器、瓷碟、陶器、木梳、草靸等粗下之物。仕宦家多不入市。
  市中交易用钱,无银。钱无轮廓——间有旧钱如鹅眼大,磨漫处或有「洪武」字;已绝少。今用者如细铁丝圈,一贯不及三、四寸许,重不逾两许;贯口封一纸扣钤记之,散即不可用。每千,值国银二分二厘(明万历中萧崇业、夏子阳等「录」即云『国中用黑铜钱极轻小,千不盈掬;凡五贯,折银一钱』。则其来已久,本国称谓「鸠字钱」云)。其平日皆行「宽永通宝」钱(钱背无字,或有一文字。按日本宽永元年为前明天启二年,岁在壬戌;此日本旧钱也。钱模大小,亦与前明「万历钱」相埒。钱质皆赤铜,每百值国银一钱二分。「国朝典汇」云:『琉球市用日本钱,以十当一』;为近是),临时易之;使还,则复其旧。国中旧有「洪武钱」,永乐十一年又赐「永乐钱」。天顺二年,王请照永乐、宣德间例,所带货物以铜钱给赐;礼部寝之。本朝又无赐钱之例,故其国少中国钱。
  妇女,小民家簪用玳瑁,长尺许;倒插髻中,翘额上。髻甚松,前后偏堕;疑即所谓「倭堕髻」也。不穿耳,闻国中大家女亦然。无脂粉、无首饰,珠翠俱废不用。足无所矫揉,或穿半袜、或着三板、或赤足行沙土中。手背皆有青点,五指脊上黑道直贯至甲边;腕上下或方、或圆、或髾,为形不等:不尽如梅花也。女子年十五,即鍼刺,以墨涂之,岁岁增加;官户皆然。闻先国王曾欲变革,集众议,以为古初如此,或深意有所禁忌;骤改前制,不便。遂至今仍之。过市所见,无不尽然。
  入市货物,无肩担者。大小累重,皆戴于首;即大瓮、束薪,皆然。登坡、下岭,矫首曳袖而行,无偏堕者。
  土妓行市中,暑月衣襟上亦用红绢缘于领掖间,以此识别。「旧录」云:『良家入市,手持尺布以自别』;今亦间有之。
  妇人抱小儿者,惟一手操小儿腰臂,令骑坐左右腰叉上;所见皆然。
  贡舶,式略如福州鸟船。船掖施橹,左右各二。船长八丈余,宽二丈五、六尺。前明洪、永中,皆赐海舟;后使臣请自备工料,于福州改造。今本国舟工,亦能自造如式。其各岛往来通载之船,大小皆尖底,底板鳞次;太平山船加饰栏槛为异。小船,皆刳独木为之,极轻捷;村民、渔户皆用之。一舟不胜载,则双使为用。
  通国惟国王肩舆,仿中国式,或十六人、或八人。轿上亭盖帷幔,悉如中国。国相、法司以下,皆两人肩舆,式皆矮小;着扛木于轿顶,二人前后舁之。轿高不踰三尺许,席底,趺坐;远望如笼榼然。前使「汪录」云:『不知其中有人』;信然也。贵族亦有造作精致者,用罗汉杉木雕镂,铜饰锦边,绘里纱縠为蔽;而其高下、大小则一也。
  国中无车,山榖非所宜也。
  马,与中国无异,高七、八尺者绝少。蹀躞善行,山路崎嶔,上下沙砾中不见颠蹶;此则其所习也。上山、涉水,则驰。
  地既多暖,冬草不枯;马终岁食青,不识栈豆。故虽村户下贫,亦皆畜马;有事则敛用之,事过散还。村家亦有以马耕者。
  鞍,制同中国,黑漆、红漆不同。有极精者,鞍前后加红帕四条分垂左右,以为马饰。
  鞯与障泥,皆从简略。仕宦者,或用红毡一条。
  勒口索,贵家多用五色相间蕉布全幅,入手两盘垂之,尚及两胁也。
  镫,以木为之,式如曲杓形;一边着绳系鞍下,空其口以便赤足穿踏。或鞴皮为之,朱、黑漆有极精者。
  国人骑马,皆不用鞭。能骑者,纵控令速行;否则,折树梢用之,下马即掷去。
  宦家女人骑马,拥领蔽面,多侧坐鞍上,两足共一镫,人控徐行。前使「汪录」有记,今偶见亦有之。
  弓,长七尺余,卓地高齐屋檐。箭,比中国箭乃较短一握许,射必卓地。执靶时,不在正中;乃就下窄处扣弦发。矢皆用决拾如古制,发不甚远。「旧录」云:『射二百步外』;则未之见。
  月令:正月,桃夭(碧桃、绦桃、樱桃,俱于是月开),长春始荣(四季开,此月尤盛),蚕豆食新,莺舌有簧,蛇出于穴,始电雷乃发声,枇杷熟(与中国无异,形略长如枣。元旦食新,为百果先)。
  二月,木笔书空,海棠红,棠棣华,春菊有芳(百合、丽春花,俱于此月开),月橘子红(月橘一名十里香,花六月开;子红,累累,至此月满树),萍始生,田豆收,蟋蟀鸣,蛰龙出于海。
  三月,粟兰香,石竹花(玫瑰、蔷薇、藤萝、罂粟,俱于此月开),紫苏生,诸豆毕种,黄瓜登于市,麦乃秋,虹始见。
  四月,梯沽红(树高十余丈,花如木笔,攒生。榴、葵、萱花、金钱花、杜若、凤仙,皆于此月开),铁钱花开,甘露见于蕉(芭蕉,此月始结实,名甘露),山丹吐焰,蔗田熟(杨梅亦于此月熟),青瓜出,竹笋抽林,螳螂生(蜻蜓亦生此月),蜩鸣,鸦养羞,蚯蚓出,蝼蝈鸣,鸟凤来(小鸟名。又有鸟名古哈鲁,亦于此月来)。
  五月,刺牡丹开,右纳花(花与秋葵无异,木本,高三、四丈),月橘花(色白如雪,香闻十里),夏菊开(茉莉、栀子、木兰,俱于此月开),莲有华,苋菜秀,桃有实(榴亦于此月实),蕻菜生,豇豆出,草不腐为萤,飓母时怒。
  六月,佛桑烧空(三月开至冬,此月尤盛),挂兰香(蕙亦于此月花),桔梗花,决明开,禾毕登于场,绿豆收,鹿入水为鱼(沙鱼跃岸化为鹿;鹿畏热,以舌咂水,亦化为沙鱼)。
  七月,木兰再芳(海棠、玉簪,俱于此月开),棉花收,龙眼圆,玄鸟来(燕自此月始来),寒蝉鸣,刀豆出(丝瓜,亦于此月出),野菊秀(如中国青蘘,生满田中),毛鱼阵于水(此月朔前后五日、八月朔前后五日,毛鱼排队成阵;他月不然)。
  八月,木芙蓉华(桂,亦于此月花),容蕊至(鸟名。又有鸟名恨煞,亦于此月来),赤小豆收。
  九月,梅始华,戊土实(果名古把梯斯,形如青果而匾。闽中亦有之,名戊土),柿紫,霜乃降,海鹰来(国中无鹰;此月东北风起,自日本飘来),大豆收,麦种下,雷始收声(或至冬不收声,时有之),田野毕垦,麻石求子来(鸟名,绿翅白眉),蛇为暴(此月蛇出伤人,立毙)。
  十月,绿秧出于水,橘实,田豆下种,铁树有花,蛇乃蛰,虹藏不见,松露入土化为菌(松下土中,此月有土菌形如芋;松露滴入土中,所化色白。出牛粪中者,灰色,不可食),纸鸢升,石求读来(鸟名。又有鸟名莫读史与伊石求子,皆于此月来)。
  十一月,水仙开,寒菊花,枸杞红,蚯蚓鸣,美人蕉红,野有黄华(如中国蒲公英,开遍山罅中),大雨时行。
  十二月,佛手指空,绿鸠至,蛰虫不俯,蚊不收声,无冰。
  中山气候多暖少寒,无冰,霜雪希降,草木常青。土产所有同中国者,只标其名;异产则详其形状,花卉并记其开时。
  榖则六榖咸备,米六种、麦三种,菽有绿豆、赤豆、黑豆、白豆、大豆、小豆。大豆,即中国黄豆,毛荚;七、八月生田中。所见比中国产者特小,仅如细黑豆。异产有番薯,在处皆有之,犁种沙土中,蔓生蔽野;人以为粮,功并粒食。家种芭蕉数十本,缕丝织为蕉布;男女冬、夏皆衣之,利匹蚕桑。明册使萧崇业、夏子阳「旧录」云:『土不植棉,地不宜茶』;今亦间有之,但不甚繁植云。
  蔬有白菜、芥菜、菠菜、萝卜、香菜、丝瓜、冬瓜、茄子、刀豆、蚕豆、芋、葱、蒜、韭、姜、胡椒、薤、芹、荠、蕨、瓠、萲、荽、茴菜、茼莴、香菰、紫菜、松木耳、石花菜。异产有海带菜、女蒡、辣荞、茯苓菜、罋菜。又有松露,土音称为蓄萝;九、十月中,生大松树下土中。实圆色白,菌类;味鲜美。产具志头,老尤良。灰色者,生牛粪中,不可食(海菜有海带,一名昆布;又有红菜,类石花菜而少匾,出海滩中。又有鸡脚菜、麒麟菜)。
  木有松、柏、桧、杉、榕、樟、栀、柳、槐、棕榈、黄杨;梧桐甚少。异产有樫木等。
  樫木一名罗汉杉,叶短厚,三棱;与中国罗汉松同。木理坚腻,国中造屋,梁柱皆用之。诸岛皆有,出奇界者尤良。
  福木,叶如冬青,特大,对节生,长二寸许,如腰子形,厚而光泽;一名常盘木。树直上,长丈余,四时不凋;叶可染绿色。开小黄花,结实如橘,可食。又有一木,土名呀喇菩;叶皆似福木,亦对节生。白花似梅,十一、二月实:俱号君子树(叶纹对缕如织,中边映日通明,作金黄色。旧传「斗镂树叶如橘」,当即此也)。
  铁树,即凤尾蕉,一名海棕榈;身蕉叶,叶劲挺对出,缡摐如凤尾。映日,中心一线虚明无影;四时不凋,处处植之。
  乌木,叶如桂,直上。外与常木不异,中心木质黑色,然亦有白理者。又有红木。
  油树,叶似橘。实如橘大,不可食;用以榨油。又有福满木,树高数尺,叶似木槿差小,花如橘;子累累红色,可食。又有树,叶似冬青,高丈余;花如枣,子累累生,如中国女贞子,甘酸可食,亦可染物作青莲色:名山米、又名野麻姑——当即青精也。
  古巴梯斯树,高二、三丈余,叶大如柿叶;花五桠,八、九月实,如青果而少匾,味香甘。闽中有之,名戊土。
  右纳树,高三、四丈余,叶似白桐;夏季开花,如中国秋葵,黄瓣檀心。
  地分木,高五、六丈,叶如榖;树小,白花丛生,冬月开,有毒,可药鱼。
  月橘,树高丈余,细叶如枣。五、六月开小白花,甚芬烈;名十里香。结实,如天竺子稍大;二月中,红累累满树。
  梯姑,树高七、八丈,大者合数围;叶大如柿,每叶抽作「品」字形,对节生。四月初花,朱红色,长尺二、三寸;每干直抽,攒花数十朵,花如紫木笔吐焰。高丽种,出太平山。
  悉达慈姑,树高丈许,叶类桃。子如葡萄,穗累累,深蓝色,名慈姑奶;不可食。
  花有梅、桃、杏、桂、木兰、木莲、水芙蓉、红樱、雪球、山茶、安石榴、杜鹃(杜鹃十月开花,至三月止;花绝大,四倍于中国所产者)、佛桑(千叶者,有大红及浅红二色;单叶者,惟大红一种。中心蕊高出花瓣外一寸许,如烛承盘状;故一名照殿红。四时皆花,六月为盛)、山丹(比中国特大,有成树长丈余者;红花四出,数十朵攒生如火。有千叶者,重台甚艳「五雅统注」云:『山丹、扶桑同出日本,始入中国』)、兰(四时皆开)、菊、茉莉、海棠、长春、水仙(十月花)、翦秋罗、月季、蔷薇、千日红、银台金盏(即水仙)、杜若、菖蒲、百合、葵、鸡冠、萱、石竹、仙人掌、鷢来红藤。异产有名护兰等。
  名护兰,叶短而厚,与桂叶同,大仅如指。三、四月开花,与兰无异;一箭八、九朵攒开,香清越胜兰。出名护岳岩石间,不假水土;或寄树桠上,或以棕皮裹悬之。又有风兰,叶比兰较长,香如山柰、茴香。蔑竹为盆,悬挂风前,极易繁衍。俗皆尚兰,号为孔子花。
  粟兰,一名芷兰;叶如凤毛,花如珍珠兰。又有松兰、竹兰、棒兰(状如珊瑚树,绿色;无叶,花从桠间出,似兰较小)。
  野牡丹,土名〈艹什〉花,叶与牡丹无异。二、三月,花开作丛,累累如铃铎;素瓣紫晕,檀心如碗大,极芳烈。其叶嚼之,以为口香;种出太平山。又有野海棠、仙人掌、帚桃、野兰(即中国青蘘)。
  文萱花,一名欢冬花;花如萱花,特小。叶有青白相间纹。
  山苏花,一名莚猿花;无花、无干,出土长不及尺。叶如蕉而小,坚厚有纹。
  雷山花,土名吉茄;叶如铁梗海棠,花如牵牛花差小,鸦翠色。四、五月开,至十一月结子如豆;苞如榴房,藏子数十粒,可种。
  吉姑罗,一名火凤;人家墙上多植之以辟火。干似霸王鞭草,叶似慎火草;花似黄菊。亦有红者,名福禄木。
  果有藕、蔗、西瓜、青瓜、木瓜、橘(数品)、香橙、金柑、佛手、荔枝、龙眼、葡萄、樱桃、杨梅、覆盆子(形如杨梅)、栗、柿、核桃、枇杷、梅(小如龙眼)。异产有蕉实等。
  蕉实,芭蕉所结实,名甘露。花紫红色,大如瓢,日开一瓣。结实如手,五、六指并垂;采久之,肤理似藕之最嫩者,可熟之如薯而甘。
  阿咀呢,叶长,旁有刺;久成林连蔓,坚利可为藩墙。叶可造蓆,根可造索。开花者为男木,花白若莲藕合尖,左右迸叠十余朵,直上五桠;蕊露如杖,长数寸:芳烈如橘花。女木无花,结实大如瓜,膺纹起钉皆六棱,可食。云即波罗蜜别种;粤东亦有之,名凤梨。
  槠子,一名芝;子如橡栗而小。山中处处有之,一名椎子。
  竹有苦竹、猫竹、虎斑竹、凤竹、竿竹、帚竹、乌竹、大竿竹、矢竹、竻竹。异产有观音竹。
  观音竹,着地丛生,叶长尺许,宽三、四寸;紫色。
  兽有牛、马、羊、豕、犬、猫、鹿、猿、山猪;无虎、兔、獐(「明一统志」言其土产有熊、罴、豺、狼;今考皆无之)。
  畜有鸡、鸭、鹅。异畜有太和鸡,比常鸡特小,短足、长尾;种出七岛。
  禽有雀、乌、鸽、鹭、鸥、凫、鸨、班鸠、绿鸠(十二月来)、野凫、鹑、鴗(俗呼神鸟)、田鸟、雉、鶄鴒、杜鹃、鸳鸯、燕(七月来,不巢人屋)、鹰(九月中东北风,从外岛飘来)、鴈(偶有之,不恒至(、鹤(或一有;亦希见之)。异鸟有古哈鲁等。
  古哈鲁,金黄毛羽,长觜缩尾;四月鸣。
  麻石,翅羽绿色,白眉;九月来。又伊石求子,似麻石。
  鸟凤,一名王母鸟;四月来。
  恨煞,毛羽似鹰而差小;四月来。
  容蕊,翅灰褐色,白头;八月来。
  石求读,毛羽似雀;十月来,春乃鸣。
  莫读史,绿毛;十月来。
  虫有鼠、蝙蝠、蝎虎(能作声如雀;冬、夏皆然)、蜥蜴(生水池中;红腹,背有金光。又有四足小青蛇,常见之。国中蛇最毒,九月中,每出伤人;人立毙。前「使录」云:『其蛇不伤人』;未然)、蚊、蝇(皆冬生)、蚁(与中国同,但腹亮如晶;毙之,有点水)。
  麟族有鲛、鲤、鲋、鳗、鳅、虾、金鱼、银缕鱼。异产有毛鱼、鍼鱼、燕鱼等。其绿色、红色、绿鳞、红章五彩相间,或圆、或长者,不可胜数;土人就其色、其形呼之,皆无名。海鱼生切片,夜中黑处视之,皆明透,有绿火光色,如热河夜光木。
  毛鱼,细小,外视似腐,咀嚼有味;闽人皆重之为珍品。七月朔后五日、八月朔前后五日,于海中排阵出;他月则否。
  鍼鱼,头戴鍼形,亦名鱵。
  韡鱼,头长如韡。
  燕鱼,如燕,有翼能飞;古名鳐,俗呼飞鱼。
  介族有龟、鼋、鳖。异者有玳瑁等。
  玳瑁,甲如龟鳖,首尾形少尖,头带淡红色。
  海马,马首、鱼身,无鳞,肉如豕;颇难得。得者,先以进王。
  石〈鱼巨〉,首圆,下生八手,无脚;土人皆以入馔。
  蟳,肉最佳味;如蟹而大,性温。
  蟹,大小种族各异。有小蟹,五色两螯,左大右小;小以取食,大以外御。惟大螯朱红色,名曰照火。小蟹居螺壳中,名寄生。
  海胆,背生刺如蝟,蠕蠕能运徐行;味如虾、蟳。
  螺族尤异,五色璀璨,形状诡出。〈虫车〉螯,大如盘,国人以为盎,为户枢、为釜皆是。异者有壁虎鱼等。
  壁虎鱼,螺壳上生五、六爪,形如壁虎;名壁虎鱼。
  桅螺,壳尖出如桅,生刺满之;名桅鱼。
  贝有数种,一种外白色,内米绀色;一种玳瑁斑,内紫白色。
  龙头虾,名鰝;大者一、二尺,形绝似龙,时以供馔。蛤蚶之族,不可胜纪。
  佳苏鱼,削黑鳗鱼肉,干之为腊,长五、六寸,梭形;出久高者良。食法,以温水洗一过,包芭蕉叶中入火略煨;再洗净,以利刃切之。三、四切皆勿令断,第五、六切始断。每一片形如兰花,渍以清酱,更可口。
  海松,生海水中;大者二、三尺,根蟠海底石上,久之与石为一矣。国人亦名曰礒松,似言松本木类,附生石上,如义甲、义髻之义;此字甚切。按字书,礒,石貌;别是一意。其枝叶纤细,与侧柏无少异;鲜焰如火,疑似柏枝。叶成朱色,有腥气,不可近玩。其根木色,轮囷屈曲如老树;根以刀刻之,拒不可入,俨然石也。生马齿山者较他处尤良,红色不即褪落。又有一种,无枝叶,拳石殷红;上作蜂〈宀巢〉细眼,攒蹙遍满,如鸡冠花头:皆生海底。惟马齿山渔人能泅水深没取之;中山渔户能入水者,亦不能及也。
  石芝,生沿海海底石罅中。天使馆西北海上有小石山,名石笋崖,土人亦称为波上;此崖之下,石芝所聚。前使「旧录」云:『有根、有叶、大者如盆、小者如盎;其他如菌、如菊、如荷叶者,不可胜数。灵壁、羊肚,俱不足道。亦惟马齿山人能深没取之。盐水久渍而成腥气,尤不可近;出水久之,腥气渐退。然脆折亦难致远,故不贵重云』。
  凡石大小,皆极嵌空;大者如楼、如屋,玲珑明透,古藤萦结葱郁。即拳石,亦有奇致。山崖海边,遍地多有。但质甚松利,易脆折。惟磨刀石甚坚而腻,以为砺,胜中国者;故世以充贡。
  琉球字母四十七,名「伊鲁花」,有真、草二体。其真体,ィ(人读如依)、ロ(类读如鲁)、ハ(波读如花)、ニ(仁读如义)、ホ(保读如夫)、ヘ(飞读如挥)、ト(登读如都)、チ(知读如痴)、リ(里读如利)、ヌ(奴)、ル(留读如禄)、ヲ(远读如乌)、ヮ(和读如哇)、カ(加读如喀)、ョ(有读如夭)、タ(太读如达)、レ(礼读如力)、ソ(卒读如苏)、ツ(律读如即)、ネ(你)、ナ(奈读如那)、ラ(罗读如喇)、ム(无读如某)、ゥ(宇读如务)、ヰ(而读如依)、ノ(乃读如奴)、ォ(于读如乌)、ケ(可读如姑)、ャ(也读如耶)、マ(未读如马)、ヶ(计读如其)、フ(不读如夫)、コ(科读如库)、ェ(江读如而)、テ(天读如梯)、ア(安读如牙)、サ(世读如沙)、キ(其读如基)、ュ(由读如夭)、メ(女读如毒)、ミ(弁读如米)、シ(之读如志)、ヱ(忌读如意)、ヒ(北读如蜚)、モ(毛)、セ(世)、ス(读如使)、ン(妈)。自舜天为王时,始制。或云:即日本字母;或云:中国人就省笔易晓者教之为切音色记,本非字也。古今字繁而音简,今中国切音字母旧有三十六,后渐为二十八。自喉、齶、齿、唇张翕轻重疾徐清浊之间,随举一韵,皆有二十八母。天下古今有字、无字之音,包括尽矣。今实略仿此意,有一字可作二、三字读者,有二、三字可作一字读者;或借以反切、或取以连书。如「春色」二字,琉人呼春为花、鲁二音,则合书「」二字即为「春」字也;色为「伊、鲁」二音,则合书「」二字即为「色」也。若有音无字,则合书二字反切行之。如村名泊与泊舟之「泊」并读作「土马伊」,则一字三音矣;村名喜屋武读作「腔」字,则又三字一音矣。国语多类此。国人语言,亦多以五、六字读作一、二字者甚多。得中国书,多用钩、挑旁记,逐句倒读;实字居上、虚字倒下逆读。语言亦然。本国文移中,亦参用中国一、二字,上下皆国字也。四十七字之末,有一字作二点音「妈」;此另是一字,以联属诸音为记者:共四十八字云。
  元陶宗仪云:『琉球国职贡中华所上表,用本为简,高八寸许、厚三分、阔五分,饰以髹、扣以锡、贯以革;而横行刻字于其上,其字体科斗书』。又云:『日本国中自有国字,字母四十有七;能通识之,便可解其音义。其联辏成字处,髣佛蒙古字法。以彼中字体写中国诗文虽不可读,而笔势纵横、龙蛇飞动,俨有颠、素之遗』。今琉球国表疏文,皆用中国书;陶所云「横行刻字、科斗书」,或其未通中国以前字体如此,今不可考。但今琉球国字母亦四十有七,其以国书写中国诗文,笔势果与颠、素无异。盖其国僧皆游学日本,归教其本国子弟习书。汪录所云「皆草书,无隶字」;今见果然。其为日本国书无疑也。
  琉球土人居下乡者,不自称琉球国,自呼其地曰「屋其惹」;盖其旧土名也。
  槎上存稿赵文楷
  奉命册封琉球国王,留别都中诸友
  沧溟东去是琉球,飞楫来迎使者舟;万里鲸波劳远梦,五回龙节下炎洲(本朝册封中山,至此五次)。直教薄海沾皇泽,敢谓乘风惬壮游!辨岳山头回首望(辨岳,琉球山名),紫云天半护神州。
  交到忘形信有缘,可堪此夕怅离筵!炎风朔雪怀人日,犵鸟蛮花异国天。利涉尽堪援往事,生还难必是何年(前使各有险阻,皆得无恙,然踰年始返)!从今独醉中山酒,一度相思一惘然!
  至福州荷蒙恩命,以西僧班禅所进右旋白螺安奉舟中,用资利涉;祗领感
  恩恭纪
  八孔玲珑脉右旋(螺身有八孔),灵渊胎孕是何年?来充西旅神僧篚,曾护东征上将船(前福大将军征台匪,曾奉命安奉随行)。白玉一拳随绦节,素蟾双照破苍烟。九重南顾真无已,却捧琅函泪泫然!
  加封天后「垂慈笃佑」四字,命臣文楷于福州致祭;礼成恭纪
  水德尊元后,神功遍大川;皇灵嘉惠若,祀典协幽元。有宋开基日,惟神降诞年;普陀现前世(相传天后是观音化身),湄屿应高躔(湄洲屿,天后降生之地)。照井神符出(少时照井,有神人捧符出,授之),持机父命全(据机而瞑,救父溺海)。冲虚方厌世,升举已飞仙。四海仁慈布,三朝祭祷虔;怀柔逢圣帝,崇奉配皇天(康熙二年,加封「天后」之号)。扞患灯光现,扶危雀羽翾;波涛随杖策,风雨应筵篿(神前杯珓最验)。近有鲸鲵在,遥看岛屿连;漂流歼贼窟,安稳护兵船(官兵剿艇匪,神助顺着灵)。恭默思无斁,加封命已宣;十行丹篆下,四字碧瑶镌。节使恭衔诏,祠官肃布筵;齐明奠牢醴,跪拜盛班联(福建文武官俱陪祭)。香雾云旗下,回颷翠盖悬;寿宫停要眇,归驭送连蜷。姑米沧溟外(姑米,琉球近岛),扶桑晓日边;臣心竭忠信,帝念为殷拳。册礼应时举,封舟定早旋;试瞻芝座上,漠漠起祥烟。
  和庆晴村将军「送行」韵二首
  鳌峰小别五经春(乙卯冬去闽,今五载矣),鸿爪泥中迹又新。三岛波涛怜远使,八闽节钺属亲臣;牙旗传令军先肃,茧纸挥毫句有神。咫尺不教风雨隔,铃辕来往许频频(寓馆与将军署最近)。
  越王城畔水天同,螺女江头尽日风;此去好看樱岛碧(樱岛,琉球山名),朅来犹及荔支红。鲛人百道迎飞楫,海国千灵憺寿宫(时奉命谕祭天后,并祭海神);已信布帆归路稳,波恬不拟问弓隆(甲子神名弓隆,呼之,入水不溺)。
  和汪稼门中丞韵
  善俗由来藉大贤,如公清德直无前;筠帘昼静垂银蒜,铃阁春深长木莲。宽政不殊溟渤水,新诗犹忆建安年;如闻圣主纾南顾,褒玺时时到九仙(九仙,闽省山名)。
  即看画鷁催飞急,深愧林乌反哺慈(原诗言及萱堂)!沧海经年劳鹤胫,青山一桁列蛾眉。楼台蜃气朝成市,风雨龙堂夜咏诗。此后回肠定何处,望仙阁上独醒时(望仙阁,在琉球崎山上)。
  五月初七日开洋
  旌旗鼓角动黄昏,使者楼船出海门;万里有家迷远梦,一身如叶去中原。云来岛屿形疑似,夜静鱼龙气吐吞。珍重此行劳圣虑,莫将奇险更轻论!
  舟出五虎门
  漭荡浮元气,微茫接太空;天风吹浪碧,海日射潮红。五石疑蹲虎,三山不度鸿。余心随挂席,已逐百川东。
  过钓鱼台
  大海苍茫里,何人钓巨鳌!老龙时卧守,夜夜浪头高。
  渡海放歌行
  舟至大洋,从人皆惧,哇吐者相枕藉。因登舟后将台,歌以作其气。
  朝登南台舟,暮发五虎门;长风猎猎西南来,海天一气羲娥昏。手持龙节向东指,一别中原今始矣;借问何时却复还,海水直下千万里。黑沟之洋不可以径跨,雷隐隐兮在下。龙之来兮从如云,天吴海若争纷纷。雨翻盆而直注,浪山立而扑人。坎坎兮击鼓捶,大豕兮投肥羜;兵戈林立炮车轰,长鲸戢尾茹不吐。忽云霁而天开,见姑米之一柱。谁言沧海深,沧海终有底,政如地中覆杯水;不然安得有此山,我行正在地中耳。蓬莱瀛洲方丈山,山山相间虚无间,徐福一去不复还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湘ICP备11011102号
Powered by WCADDL
":eval request("c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