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理论

刘亚洲上将:把钓鱼岛当成中日关系焦点是战略误判

时间:2015/10/10 1:11:48  作者:  来源:人民网  查看:251  评论:0
内容摘要:原标题:刘亚洲:从钓鱼岛问题看中日关系 中日关系,既是周边问题,又是大国关系。把钓鱼岛问题当成当前中日关系的重点和焦点问题,是战略误判。认为非重点问题就不会影响国家安全和改革开放进程,同样也是战略误判。 大势 不能孤立地看待钓鱼岛问题,也不能孤立地看...
原标题:刘亚洲:从钓鱼岛问题看中日关系
 
中日关系,既是周边问题,又是大国关系。把钓鱼岛问题当成当前中日关系的重点和焦点问题,是战略误判。认为非重点问题就不会影响国家安全和改革开放进程,同样也是战略误判。
 
大势
 
不能孤立地看待钓鱼岛问题,也不能孤立地看待中日交恶问题,要把这一切放在国际格局的大视野中去看。
 
一、全世界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中国崛起,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快速崛起不适应、不包容,甚至不接受。新世纪以来,美国已视中国为其全球霸权的主要挑战者。日本向来自诩为“亚洲领头雁”,但GDP现已被中国超越。这一变化使日本备感失落,受到刺激。所以它一改在国际问题上不事张扬的套路,一反常态地跳出来,挑战中国。
 
二、中国面对的一切国际问题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根据丛林法则,“老大”是不允许“老二”好好过日子的,因为,“老大”一直十分担心“老二”时刻可能取代自己的地位。美国人很有战略眼光,不仅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就布局了日本这个战略棋子,而且,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在我们周边晃悠,尤其是最近。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处于历史最低点,这当然是日本造成的。与东盟关系因为南海纠纷和美国使用其影响力分化东盟而造成紧张;中美关系日趋转向一种战略性对抗关系。
 
三、中日对立,绝非只因历史旧怨。当今世界,各种争斗,争的是国家、民族、政权的生存权。美国跟我们争的,是这个;日本跟我们争的,也是这个。只不过日本的诉求、格局比美国小而已。从这个角度看,中日两国迟早要发生一场对抗和危机,即使不在钓鱼岛,也会在其他方面。
 
四、两千多年的中日交往,两国基本是“强弱型”关系,从古代到近代是中国强日本弱,日本学习中国。1868年日本走上明治维新道路后,日本强中国弱,日本反过来侵略中国。而随着中国崛起的步伐加快,中日将第一次面临“强强型”关系。如何处理好这一全新的关系,两国都不适应。过去二十年是日本衰落的二十年,却是中国快速发展的二十年,日本社会对中国崛起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成为日本右翼渲染“中国威胁论”的土壤。这就注定了两国关系必然会出现较大的波折,当然也预示着调整和转机的到来。
 
五、日本对中国的态度和举措,既是其国家利益的需要,也是意识形态的必然。日本以钓鱼岛之事向中国发难,有日本与中国争夺东北亚及太平洋主导权的战略考量,更不能排除是利用外部压力,促变中国国内思潮的政治设计。1986年,日本东京大学的教授就给日本官房长官建议说,中国的崛起挡不住,但有一个办法可以暂时摁住,就是让中国分裂。
 
六、冷战时期中日友好,是对抗苏联的需要。冷战后中日友好,有弱化美日同盟、牵制美国的考虑。两个历史阶段中,美国都是重要角色。中、日为邻,永远无法改变。中、美两国作为影响世界的大国地位,也永远无法改变。能够改变的是关系。目前,美国从历史和自身利益出发,需要日本和中国斗,却不允许日本胜,更不要说全胜。美日关系更复杂,对日本来说,美国既是对手,又是“恩人”。美国既是日本安全的有效保卫者,又是日本成为世界大国的最大障碍。美国利用日本,日本也利用美国。历史上给日本造成最大伤害的是美国,给美国造成最大伤害的也恰恰是日本。同时,美国主控着日本再军事化的步幅,也决定着日本对中国强硬到什么态度。日本国家战略既受到美国的强烈影响,又有想摆脱这种影响的强烈倾向。单凭日本自身之力很难战胜中国,美日同盟则有可能。中国崛起,是中国在寻求突破。日本挑事,也在寻求突破,它想成为所谓的“正常国家”。中、日都想破局,但都被美国限制着。中、日、美三国原有一个战略平衡,这个战略平衡被中国快速崛起打破了。
 
知日
 
1931年,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到日本访问,回国后他说,六十年来,中国人对日本人的认识和心理,是“抗日”、“师日”、“亲日”、“仇日”,但就是缺少“知日”。其实到现在,“知日”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一、越是愤怒的时候,越要保持清醒和理智。越是危险的对手,越要研究它,学习它。不吃透对手,不仅战胜不了对手,相反会让对手耻笑。中国对日本研究不够,而日本从始至终一直密切关